服务商家
当前位置 :主页 > 服务商家 >

很多人都觉得此事与猫眼有关

来源:http://www.quanyingguoji.cn 发表时间 : 2018-10-07 04:35 浏览 :

疑问1

第二份声明中称54%为正常用户改签,这个数据怎么来的?

回应:在美国是有一些法案规定制作和发行公司不能做院线,但是目前在中国的商业环境里确实还没有成熟有序到这种程度,整个中国的市场化比国外落后很多。大家各自利用自己能力的优势进行自主的合乎法律法规的业务发展,我觉得是正常的。

疑问2

猫眼既是《后来的我们》出品方、唯一发行方,又是票务平台,很多人都觉得此事与猫眼有关,你们怎么看?

猫眼:利用自身优势发展业务很正常

针对《后来的我们》,猫眼的身份是否会影响市场公平?

为什么有这么多用户在4月28日选择改签了《后来的我们》,而其他影片没有?

回应:关于退票和改签是两种服务功能,有的影院有改签功能,用户在我们的产品前台选择改签,直接把票从a时间改到b时间,还有一部分影城不提供改签服务,但提供退票服务,用户如果时间不允许,路上堵车了,可以把原来买的票退掉,然后再在同一影院用同一账号同一手机号再下一单,所以我们在衡量改签的时候,可以用账号和手机号作为唯一的身份标签来识别是不是进行了事实的改签。这个54%就是这么来的,都是当日实际真实支付进场观影了的。

4月28日上映首日,由刘若英执导的影片《后来的我们》被曝在猫眼等购票平台出现大规模恶意刷票、退票行为,而作为影片出品方、唯一发行方的猫眼一时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次日发布了两份声明。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疑问5

第二份声明提到的46%的退票订单中,有部分疑似黄牛行为,这是如何判断出来的?

回应:这46%包含了那些不想看了把票退了的用户,我们怀疑其中部分包含了疑似黄牛的行为,但是目前确实没有迹象表明这背后是大规模有组织的黄牛刷票行为。我们确实锁定了一部分账号和订单购票的比例、单数是有些反常迹象,但是凭此就断定某个账号是黄牛有难度。

回应:《后来的我们》在整个宣传营销过程中,在各项营销指数上都是一骑绝尘的状态,预售开始的时候就是压倒性的优势。所以我也想去问一个问题,不管是猫眼也好,还是这个电影的任何一个利益相关方也好,为什么在如此巨大的领先优势下去做(刷票)?它的首日票房是2.8亿,我们怎么可能去做一个几百万(1300万退票票房去掉54%的正常改签票房)量级的票房影响。

针对《后来的我们》大规模退票事件召开发布会,回应身兼出品方、发行方、售票平台是否影响公平竞争

疑问4

回应:这里先给大家澄清一个概念,大家看到的4月28日退票率很高,这是当天场次退票率的结果,但实际上用户的退票和改签行为是发生在之前的,并不是都发生在当晚。关于这起事件的原因我们有几个猜测,从历史来看一般有以下几个特征造成高退票率:一是热门档期的热门影片,因为它的关注度高;二是预售开启的时间比较长,并且预售阶段比较火爆,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数据来看,大部分退票是产生在映前十几天买票的用户,映前越早购买的用户临时改签的几率越大;三是4月28日是个工作日。可能多种原因组合起来形成了大规模的改签。

昨日,猫眼娱乐在京召开记者发布会,猫眼娱乐coo康利对于媒体的疑问进行了回应。对于《后来的我们》的退票率,康利认为,“在这个事件出现以后,我们也回溯了一下历史的情况,从2017年1月起,整个退票和改签的峰值图,在重要档期的首日,退票和改签比例很高是一个常态,只不过这次比历史上多了些,但并不是说这次突然发生了退票率的快速攀升。《后来的我们》的退票率仅比今年春节档最高退票率的影片高0.6%。”

疑问3

上一篇:老樵夫听说杜仲要上山顶采药 下一篇:没有了